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艺视点
《尘世》:有一种命运叫唐抒儿和裔小娟
2014-06-09 00:40:17  来源:文艺社  作者:文艺出版社
分享到:


【这是一段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唐抒儿出生于音乐世家,少小成名,是一位艺术卓越的小提琴艺术家。裔小娟学习琵琶演奏专业,是个多愁善感、极具浪漫情怀的女孩。她们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同学。


毕业后,裔小娟远赴挪威,唐抒儿在国内任教。无论身处何地,两人同样爱情之路步履维艰,事业之门也频遭阻隔。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唐抒儿无论如何懂得容忍和妥协,在婚姻问题上却屡屡遭受痛苦与折磨,当年华老去,她终于邂逅命中真爱,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痛苦……


薄命红颜裔小娟一次次如飞蛾扑火般苦苦寻觅理想中的爱情,最终却使最爱她的人离她而去,她也客死他乡……


 

【她是与陆焉识同时代的知识分子】


盛中华:享誉中外的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父亲盛雪是中国小提琴艺术的奠基人,哥哥盛中国是当代最有名的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华1967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后留校任教。1992年定居挪威。她在专业领域里颇有建树,同时还热衷写作。坎坷的生活经历和善于观察,使她对人生有着深刻的感悟和认识,所写文艺作品风格率真,描写细腻。


 

【新书试读】


婚姻是赌博?


 

唐抒儿和程俊结婚不久就分配到了单位的住房。分房子的事情比较复杂,因为需要的人很多。经过交涉,程俊必须把自己现在住的一间房子交给学院,然后再根据情况给他们补一些面积。


程俊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对唐抒儿的行踪看管得很紧。这使她忽然想起他前妻说过的话:“程俊这个人很重感情,但嫉妒心很重,喜欢无中生有,总是怀疑我会对他三心二意或者看上了其他什么人……”


程俊接送唐抒儿上下班,不让她与其他任何人接触。他要求唐抒儿每天必须向他讲明去向,连走在路上遇到熟人打个招呼多讲几句话都不行。如果对方多聊了几句他就会不客气地催唐抒儿快走。催促的方式或是挤眉弄眼示意或是用脚踢唐抒儿的脚,要么就用雨伞的伞尖戳唐抒儿的小腿或脚背。


有时候老同学来看望唐抒儿,凡是境况不太好的同学,比如没有觅到如意郎君、恋爱中受挫、打算离婚或已经离婚、经济上有困难的……程俊就很不欢迎。


程俊对唐抒儿来的女同学接待勉强,对于男同学干脆不接待,一律不许进门!过年过节唐抒儿作为老师请那些家在外地的学生到家里来吃饭,遇上长相好一点的男生,程俊就会把他们请到院子里去谈话:“我希望你再也不要到我家来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欢迎!就是这样。”


这种让唐抒儿很丢面子的做法让唐抒儿感受到了莫大侮辱,她完全不能接受!


更让唐抒儿无法忍受的是,当程俊发现唐抒儿对儿子明明特别关爱时,他就非常不满,说是她花这么多时间这么多精力教明明拉小提琴是搅扰了自己的家庭生活,甚至不许明明到家里来。他振振有词:“他老是这样来我家算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孩子不是判给对方抚养的吗,你何必要操这么多心?”


这番话一下子刺伤了唐抒儿的心,她难过地说:“孩子是无罪的。他因我离婚受了许多苦,我要让明明学好小提琴,将来有了一技之长能够养活他自己我才算对得起他,才放心!”


程俊反问她:“你对他这么不能放手,是不是还想回到原来的家中去?你想与傅雍向复婚是吗?”程俊态度非常恶劣,有时还发出冷笑,让唐抒儿实在接受不了。


唐抒儿非常难过,她知道一旦程俊有了这番疑心就不会因为她的表态而释然。


程俊见唐抒儿还是执意在教儿子拉小提琴,就背着她去与孩子的后母张女士联系。程俊找到她对她说:“你家的明明总是到我家来学小提琴,这是严重干扰我的家庭生活,希望你不要叫他来了。”


“什么!他到你家去学小提琴?他告诉我他是在学校里上课呀,啊……他说谎!”


当西洋镜戳穿了之后,孩子当然要遭殃了。张女士像抓到了一个小偷那样开始审问明明:“我问你,你上小提琴课是在哪里?”明明一听这问话就紧张了——因为他们规定他只可以到学校去上课,不许到唐抒儿家去。明明底气不足地低声回答:“在学校。”


“说谎!”张女士吼道,“你是到唐抒儿家里去了!她丈夫把情况都告诉了我!你还吃她家的东西,那个老男人很讨厌你,你知道吗?”


“知道。”


“怎么知道的?”


“他对我说,要我以后不要去他家。”


“是啊,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去?”


“我妈说不要怕他,就是应该去!这个家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你以后给我记住了!上小提琴课只能在学校,除此以外,你不许再与唐抒儿见面,不许去她家,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


一个孩子被几个大人这样无端地拉来扯去,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一点私利和疑心吗?唐抒儿得知这个情况后,愤怒地对丈夫程俊说:“你怎么能这样做,怎么一点都不考虑孩子的处境和承受能力?”


“本来就是你不对嘛,离了婚就是离了婚,拉拉扯扯干什么!”


“行!我不跟你多说什么,你的自私和冷酷我算了解了!”从此抒儿不与程俊说话,开始了冷战。


唐抒儿越来越觉得,程俊在婚后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怪异让人匪夷所思。这是她在此之前怎么都想象不出来的。


“我不是你的私有财产!当初你说你会尊重我,你倒说说看你尊重我什么啦?”唐抒儿有时候忍不下去就指责程俊几句。


对于唐抒儿的怨愤,程俊依然我行我素,反过来指责唐抒儿:“你所做的这些都是与我离心离德。你把钱花到了明明的身上,你一心只想着他,整天神魂颠倒。”


“什么叫神魂颠倒?我儿子这么无助缺少关爱,我不管他,谁来管他?”


“好好好,你去管吧,你的心就在他身上吧!”程俊脸色阴沉。


唐抒儿发现程俊变了,变得对自己越来越不好了。回想起在他们婚礼上程俊那些亲戚们的表情,唐抒儿幡然醒悟,难怪他们表情都怪怪的,原来程俊真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亲戚关系都搞不好,更何况和外人!她后悔当初在没了解程俊真实情况的时候,很草率地就答应跟他结婚。唐抒儿的心忐忑不安,她对今后的日子开始没有信心。


再回顾程俊叙述的牢狱生活,唐抒儿这才知道他所遭受的非人折磨,很难让他的心灵不留下阴影和创伤,很难说他的心理没有出现变态和人格扭曲!


她该怎样对待他?离婚吗?怎么可能怎么敢?刚出生的女儿不能没有母亲。程俊没有孩子,如果离婚,他肯定要孩子,谁来抚养?一个脆弱的生命就可以随便交给他吗?


再说自己已经离过一次婚,几年来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她还有勇气再离第二次婚?


她实在没有勇气再提离婚!想到几年来她忍受着人们的议论和点点戳戳她就感到后怕。她已受够了离婚带来的系列问题,她不愿自己再受苦,不愿再让孩子遭罪……思考来思考去,她决定只能屈从现有不如意的生活,忍受再忍受。


程俊变本加厉起来,他要唐抒儿把每月的工资和教私人学生的收入都交给他管理。为了息事宁人,唐抒儿委屈求全,只好同意。(责编:陈琪荣)

分享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 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