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艺视点
一个女吃货的恶癖与深情
2017-01-09 10:25:28  来源:《入口即化》  作者:巫昂
分享到:


 

 

巫昂

诗人,自由作家,一个有故事的资深吃货

 

 

 

一个厨娘的恶癖与深情

 巫昂

 

到白小姐家做饭开家宴,她和她的小妹,一起给我做厨娘助手。把两个皮肤又白眉眼儿又细致的如花似玉的姑娘,这么随便地使唤,这在我个人的做饭史上都是第一次。

白小姐画油画,需要地方,所以她家大得跟什么似的,顺带厨房也就大得跟什么似的,幸好她们俩给我当机械手,不然我肯定得穿着轮滑上阵。白小姐年方二十五,小妹更小,才二十三,两人都正在少女期的边沿,但是呢,她们有个共同点:都追求厨房中术的进步。于是,我们一边炖着卤鸡翅,一边炒着回锅肉,一边煮撒尿牛肉丸,一边聊着闲天。算是一篇厨房中的三个妇女闲聊录。我跟她们讲:要做饭,得从逛超市和农贸市场学起,要从调料和购买食物学起。她们都很讶异:难道不是在馆子里,吃着吃着就学会做了吗?我摇头:馆子里头的饭菜是商品,那是要卖钱的,我们做饭给家人朋友吃,不但不收费,还要反摊进去很多时间精力,所以,养成一些用来自娱的小技巧,当然是不可避免的。

 

 

于是,我有一搭没一搭地侃了起来,两个皮肤很白、眉眼细致的姑娘们,在一边痴痴地听。

我说:爱做饭的人,逐渐会养成一些恶癖。

喜欢生尝一切可以尝的食材,喜欢尝调味料,这么做,乃是为了知道食物和调料,在做成成品之前的,真实的滋味。这些东西,多属自然之物,既然是大自然这个娘给予我们的东西,那么,不深入地、近切地、充满好奇心地去了解它们,似乎有些过意不去。

而很多人吃了一辈子鸡蛋,不知道生鸡蛋什么味道,喝了半辈子酱油汤,不知道生抽和老抽有何不同,无他,不愿意尝尝啊。要向神农先人学习,他是一个多么敬业、不怕死的先人哪。我猜测,神农也非常爱做饭,或者他采食野果子,也会无意中往一顿好饭里头去联想。

 

 

恶癖之二,是看探索频道的节目,最喜欢看海底世界类的,那时,我口中会对某只躲岩石洞里向外张望的大只鱼,发狠话道:“再嚣张,掏你出来,煎了!”看眼前眼花缭乱,肥美可爱的鱼,这里跑那里藏,我意淫着它们:这只适合干煎,那只适合红烧,这只好大,清蒸既可,还有一群小的,晒成鱼干,炒花生米,加蒜米、糖和一丝丝米酒,做下酒菜是上乘的。可惜没有知己在侧,喝酒略闷。

还有一个恶癖,是去食肆下馆子,喜欢背诵菜单,看别人的菜是怎么起名字的,上来一道菜,则极尽揣摩之能事,猜测里边有几样食料,估计加了什么调料,先后次序为何,最终它的G点在哪里,失败或者成功。完了,打量周边食客的桌上物,猜测他们为何点那些菜,同吃的人是什么关系,大概从菜色,就可以猜测到当事人的脾性和背景,乃至于当下关系的状态。有趣之极,有趣之极。

跟女人谈论吃和穿,永远不会穿帮。不喜欢美食的女人,成不了闺中密友,吃得劣质粗糙的女人,大概脸上小细胞的排列组合,逐渐都会显现出来,所以,美人要美食养,要持续不断地养,以致于人生的沧桑和斑,逐渐淡化成透亮白净的每一餐。跟男人不需要太多谈论生活琐事,跟男人交朋友,也不需要总是在饭桌上,但是,要是想跟这个男人成为知己,为他下次厨是免不了的。当然,见一个,下一个,那是滥情。

我做什么,就会认真去做,做饭,剥蒜,就仔细研究蒜为什么会有如此突兀的皮,白色的皮和紫色的皮,它们的内部结构,有何不同。某友为情所困,做事常走神,十分烦恼,我除了给她分析笔迹,做精神SPA,也跟她讲一个体会:你下次吃饭,就仔细地吃,慢点吃,感觉一下米饭到底是什么味道,牛肉又为何显得好吃,你只需要认认真真地吃完一顿饭,就会发现,世上的事,没有你想象中复杂和恶。

 

 

也因此,消散了更多的雾霭。

我虽然不素食,却喜欢买素食的食谱,来观摩,素食的食谱,可以说是世上最干净好看的东西之一。跟《红楼梦》当中的女孩子们有一拼,可让人了解自然之物难以言喻的美妙。那些坚果、麦子、蔬菜的叶子,丁香香料的尖头尖脑的壳壳。喔,你该跟它们结婚!

结婚?!两个姑娘同时喊出声来:跟一堆吃的结婚,这可真够新奇的,我们连跟人结婚都没想清楚呢。我开始切蒜准备炒最后一道素菜,听到她们的话,只好笑而不言。

 

 

 

 

《入口即化:巫昂的美食天涯》

者:巫昂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6年7月

 

 

 

巫昂美食经

很多人在说,自己活得轻飘飘的,活着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核心,表面上也有份工作,有个婚姻,但存在感弱得跟一坨小屎差不多,觉得自己无足轻重,我细着想想,也许他们从来没有真的热爱过什么,除了爱一个具体的人,对某样事物的爱都好像鸡毛掸子抚过落灰的家具。热爱是每个细胞都深入,注意力专注,热爱到连自己的喜怒哀乐好啊坏啊,都忘掉。对一根肉丝,对一滴香油,对一口汤,倘若热爱至此,存在感就在味蕾上扎根了呗。

我在那些年吞下的每一口饭,都成就了我今天的身体和价值观,结实的,平民的,任何事情也打不垮。这种勇敢、诚实和具体,是那些米饭和汤给予的,谁也拿不走,谁也别想拿走。

如果余生仅剩2000秒,我会在发呆中渡过;如果是2000分钟,也就是一天多点,我希望住在潜水艇内,看看海底生物;2000小时,我要去南美,阿根廷什么的,住一住;2000天,既六年,那么请让我体验下做个男人的滋味,六年时间,足够,尽情开车、与哥们欢饮,并追求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人,如果她不愿意,那么静候时机,六年,候得起。如果,你知道你余生只能再吃一顿饭,事情就有些不一样了,无数好吃的涌上心头,哪个都难以割舍,这才是颇费踌躇的事。

世事半个轮回人生一盏油灯,换了灯芯添了油,还是依旧如故的人,吃着密密粘粘的酸汤火锅,吐一点儿时事的槽,不激烈不昂扬,我喜欢这种疏淡的友谊。不单是友谊吧,长久的情感都有疏淡这种特质,但饮食是可疏淡可浓烈可刺激可酸辣的,一般吃得越复杂,越明白活着的一点儿浅显的道理:你的心可以像酸汤一样浓,但情绪大可以跟添入的水一样无味。可惜我明白这个道理后,已经快要四十年过去了。

 

 


 

 

编辑 | 甜火车

制作 | 茉墨白

 

 

 

分享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 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