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艺视点
味道是一张返乡的车票
2017-01-12 10:15:37  来源:文艺社  作者:张旭东
分享到:

 

 

在异乡

读到

 《吾乡食物》

里的文字

肠胃是会蠕动的

 

+

 

糯米陈酒

饮之部

 

某年到丹阳,主人推介本地特产封缸酒,说朱元璋时即为贡品。吾对朱重八向无好感,但对封缸酒却倍感亲切,因其与吾乡之糯米陈酒无异也。

糯米陈酒为吾乡特产。始创于道光年间,以优质糯米酿制,长期陈化而成。说封缸酒“味轻花上露,色似洞中泉”,可能不太直观,但喝过吾乡糯米陈酒,定能准确理会李白“玉碗盛来琥珀光”之意。糯米陈酒确实色如琥珀,没有比这更好的比喻。

吾幼时家中再困难,父亲总要买一瓶糯米陈酒过年。除夕之夜,父亲倒好酒,等母亲做好一桌菜,坐齐了,才举杯相祝。父亲没有酒量,母亲却可以连饮三杯。父亲夸她酒量好,她说这有什么了不起,要是放开喝,一瓶也喝得下。吾后来能喝一点点酒,看来是随了母亲的基因。

现在生活好了,糯米陈酒也可以放开喝了,母亲却念佛,滴酒不沾了。吾劝她喝一点,舒筋活血,她总是回我一句:阿弥陀佛。

 

 

辣椒

味之部

 

某次在菜场买菜。一人指着一堆青椒问,辣吗?菜贩不假思索地说,辣。其人调头而去,辣!哎呀,谁能吃得消?

少顷,又一人来问,辣椒辣吗?菜贩斟酌说,不辣。其人又调头而去,不辣,还吃什么辣椒?

菜贩愣在那里,一脸苦笑。

辣椒,好之者以辣为美,号称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畏之者以辣为祸,避之犹恐不及。

吾幼年即喜食辣椒。家贫无味,唯辣椒开胃耳。母亲在园子里种几株辣椒,春夏之际,开花结果,用它炒笋瓜、炒茄子、炒豇豆,甚至炒咸菜,都是好的。炖酱油,没有辣椒,不香。

有谁吃过辣椒叶?我吃过。那时自留地太小,辣椒长得少,不够吃,我就用辣椒叶炖酱油。那个独有的香味至今仍在舌尖。

这种吃辣椒的童子功曾经让我的大学同学感到惊讶,一个江苏人,居然能和湘鄂赣川的同学比赛吃辣椒,委实不可思议。

其实,懂得辣椒史的人就会明白,辣椒原产拉美,随哥伦布进入欧洲。待其从海上传入中国,已是明末,且先自江浙一带始。如此,吾乡吃辣椒之历史要早于上江人耳。

 

 

小麦

谷之部

 

贾平凹说食物也是有阴阳的,米如男根,麦如女器。如此,吾乡既产稻,又产麦,可谓阴阳和谐。

吾乡种小麦可能是南宋以后的事。其时北人南迁,麦价大涨。于是淮河以南甚至长江以南皆种小麦,一如淮北。吾幼时乡人亦常以此自豪,曰,天下既有米又有面的地方不多,吾乡真风水宝地也。

小麦是吾乡主粮,也是主要风景。春天绿油油,夏天金灿灿,如能鸟瞰,定为壮观。

小麦都是加工成面粉食用的。最常见的吃法是手擀面。吾八岁就擀过面条。力气不够,就将面和得软一些;身高不够,就站在小凳子上。青菜下面,丝瓜下面,茄子下面,都是吃过的。吾最喜欢丝瓜下面,特别是凉了以后,别有滋味。下午放学回来,吃一碗中午剩下的丝瓜面,真是享受。

过年做馒头,要用大量面粉。和面、发酵、逗碱,上屉之后,用大火,一气呵成。

此外就是包馄饨包饺子。馄饨皮饺子皮一般要到店里换。以麦子换饺子皮馄饨皮,是吾乡特色。饺子馄饨皆为美食,平时难得一吃。谁家去换饺子皮或馄饨皮,不是过节,就是来客了。

面食好吃,收麦却苦。白居易《观刈麦》中说“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从古到今,莫不如是。

 

 

同蒿

蔬之部

 

吾乡同蒿,形同北京之蒿子秆。长过尺,茎叶俱可食。春秋两季,皆为时蔬。

有人认为应写作茼蒿,当无不可。仔细斟酌,还是同蒿更妥。同蒿,似蒿,其实非蒿。诗云“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此蒿乃青蒿,非同蒿也。同蒿在中国的历史有两种说法。一说古已有之,古代宫廷以之为皇帝菜。一说原产地中海,我国只有九百多年栽培史。唐代孙思邈《千金方》、元代王祯《农书》、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都用“同蒿”。茼,即指同蒿,无单义,似专造之字。

吃法有二,一为清炒,二为烧汤。清炒,亦可放蒜泥或姜片。吾最喜清炒,不放蒜,亦不用姜。因为同蒿固有蒿之气、菊之香,已然让我陶醉矣。烧汤,用姜片炸油,加水烧开,直接下同蒿,可打一只鸡蛋,亦可不打。关键在于盐要放准,要偏淡一点,方能吃出同蒿真味。酒过三巡,菜满一桌之后,来一碗同蒿汤,提神醒脑,养胃健脾,神仙莫过如此也。

也有用同蒿下面的,显然比青菜下面格高。记忆中同蒿下面之凉面汤,尤为味美。

南京菜场之同蒿,贴地而生,矮短,小棵。有蒿名,鲜有蒿味。为过同蒿瘾,吾尝驱车数百里回乡,吃一盘同蒿,而心满意足。

某年在北京涮羊肉,居然有蒿子秆和同蒿两种蔬菜,一时总算搞清了它们的区别。再一想,似乎又糊涂了。到底同蒿和蒿子秆是不是同一种蔬菜呢?

橘生淮南为桔,橘生淮北为枳。同蒿和蒿子秆,亦复如斯乎?虽不能以此类比,恐亦相近也。

 

微互动

说说你的家乡菜

味蕾之忆即故乡,通过留言的方式,来谈谈你记忆深处的家乡食物。留言点赞最多的前三位,将获得《吾乡食物》一本,截止日期为12月15日17:00。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江苏文艺出版社所有

 

 

延伸阅读

 

 

《吾乡食物》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购买链接-

者:刘旭东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6年11月

 

名家推荐

 

以感恩和风味酿造的故乡记忆,用温情和舌尖勾勒的民间历史。

| 著名评论家、复旦大学教授  严锋

 

田家自产,母手所出;父兄姊妹所共赏,亲戚邻里所周知。温馨蕴乎寒素,粗品每见至味,岂老饕矜夸,富贵炫耀者可比?重访儿时,感念旧乡之作也,遂成高格。

| 著名评论家、复旦大学教授 郜元宝

 

旭东文字留住的不仅是家乡味道的记忆,因为它们牵动的是我们的童年,正在消逝的故乡和曾经养育我们的广袤丰盈的土地……

| 著名评论家  汪政

 

在异乡,读到《吾乡食物》里的文字,肠胃是会蠕动的。多年之后,人们会发现,有一个人曾经这样清晰地记载家乡食物的食材、来源、烹饪、味道,档案般地存在着。

| 著名评论家 王干

 

 

 

 

 

编辑 | 甜火车

制作 | 茉墨白

 


 

 

 

分享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 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