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书城 > 非虚构类>《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 作 者:王锐 译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20年6月
    页 数:284
    定 价:96.00
    装 帧:精装
    I S B N: 978-7-5594-4657-2
分享到: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是由全球古典音乐权威媒体——英国《留声机》(GRAMOPHONE)杂志在历年乐评中精选而出的,关于古典音乐巨匠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作品的经典乐评集。

全书精选18篇评论文章,从作曲家、演奏者、评论者、听众等不同维度,对勃拉姆斯的音乐进行了全方位的解读,并在历史影响和当代价值上,重新认识和确立了勃拉姆斯对音乐史的意义和影响。

参与讨论的皆为当今古典音乐业内极具声望的指挥家、演奏家、声乐家、乐评人和研究学者,如指挥家里卡多·夏伊(Riccardo Chailly1953—)、伯纳德·海丁克(Bernard Haitink1929—)、约翰·艾略特·加德纳(John Eliot Gardiner1943—)、马林·阿尔索普(Marin Alsop1956—),钢琴家尼尔森·弗莱雷(Nelson Freire)(Nelson Freire1944—)、斯蒂芬·科瓦切维奇(Stephen Kovacevich1940—)、伊蒂儿·比芮(Idil Biret1941—),小提琴家伊萨克·斯特恩(Isaac Stern19202001),大提琴家斯蒂文·伊瑟利斯(Steven Isserlis1958—), 女高音歌唱家芭芭拉·邦尼(Barbara Bonney1956—)……

评论之外,附全彩别册《勃拉姆斯作品50张伟大录音》,《留声机》杂志遴选出的这份全新音乐榜单享誉世界,可谓古典乐迷的福音。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是古典音乐高端赏鉴厂牌“凤凰·留声机”丛书的开山之作,获英国《留声机》杂志在中国大陆的独家授权,精选历年杂志上的精彩深度乐评,从当代作曲家、演奏者、评论者、听众等不同维度,对诸多古典音乐大家进行全方位解读,以专业性的解析和分享,为读者提供听懂、享受这些古典乐的路径。

      《留声机》(GRAMOPHONE)杂志是当今世界最具权威性的古典音乐刊物之一。创刊于1923年,正值世界唱片工业蓬勃发展的开端。自创刊至今的80余年中,《留声机》见证并推动了世界唱片工业发展的整个进程,被公认为全球古典音乐及录音工业的顶尖媒体。此外,每年一度的“留声机大奖”是全世界古典乐坛的盛事,成为与“奥斯卡”“格莱美”比肩而立的行业重要评奖。

        译者王锐,江苏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古典音乐发烧友。在研究西方古典音乐的同时,撰写大量评论文章发表于报刊,创作并翻译多部音乐欣赏专著。

 

《留声机》致中国读者

“凤凰·留声机”丛书总序

一个脆弱、温暖而又难以言说的灵魂——管弦乐篇

一头精致的野兽——《第二交响曲》

难以置信的透明度和光芒——加德纳谈勃拉姆斯

【专辑赏析】夏伊演绎的勃拉姆斯交响乐作品

年轻的绝望——《第一钢琴协奏曲》

【专辑赏析】年度录音:弗莱雷演奏钢琴协奏曲

勃拉姆斯的作品中没有任何守旧的东西——海丁克与阿尔索普谈勃拉姆斯

钢琴向管弦乐队进击——《第一钢琴奏鸣曲》

强烈的安静——《叙事曲》

他就像海洋:永远就在那里,永远滋养着我们——室内乐和器乐篇

羊肠弦:独特的纯净声音——E小调与F大调大提琴奏鸣曲

抗拒和渴望——《单簧管五重奏》

【专辑赏析】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一弦乐六重奏》《G大调第二弦乐六重奏》

一个受伤的忍受着苦难的人——声乐篇

【专辑赏析】《德语安魂曲》

 努力驯服历史乐器——罗杰·诺林顿谈勃拉姆斯

勃拉姆斯光辉的人生轨迹

勃拉姆斯小传

 

 

【书摘】

《留声机》致中国读者

 

致中国读者:

《 留声机》杂志成立于1923年,在这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致力于探索和颂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古典音乐。我们通过评介新唱片,把读者的注意力吸引到最佳专辑上并激励他们去聆听;我们也通过采访伟大的艺术家,拉近读者与音乐创作的距离。与此同时,探索著名作曲家的生活和作品,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他们经久不衰的音乐。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目标自始至终是鼓励相关主题的作者奉献最有知识性和最具吸引力的文章。

本书汇集了来自《留声机》杂志有关勃拉姆斯的最佳的文章,我们希望通过与演绎勃拉姆斯音乐的一些最杰出的演奏家的讨论,让你对勃拉姆斯许多重要的作品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在音乐厅或歌剧院听古典音乐当然是一种美妙而非凡的体验,这是不可替代的。但录音不仅使我们能够随时随地聆听任何作品,深入地探索作品,而且极易比较不同演奏者对同一部音乐作品的演绎方法,从而进一步丰富我们对作品的理解。这也意味着,我们还是可以聆听那些离我们远去的伟大音乐家的音乐演绎。作为《留声机》的编辑,能让自己沉浸在古典音乐中,仍然是一种荣幸和灵感的源泉,像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一样,我对音乐的欣赏也在不断加深,我听得越多,发现得也越多——我希望接下来的内容也能启发你,开启你一生聆听世界上最伟大的古典音乐的旅程。

 

马丁·卡林福德 Martin Cullingford

英国《留声机》(Gramophone)杂志主编,出版人

 

 

“凤凰·留声机”丛书总序

 

音乐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抽象的,最自由的,但音乐的产生、传播、接受过程不是抽象的。它发自作曲家的内心世界和技法,通过指挥家、乐队、演奏家和歌唱家的内心世界和技法,合二为一地,进入听众的感官世界和内心世界。技法是基础性的,不是自由的,从历史演进的角度来看也是重要的,但内心世界对音乐的力量来说更为重要。肖斯塔科维奇的弦乐四重奏和鲍罗廷四重奏的演绎,贝多芬晚期的四重奏和意大利四重奏的演绎,是可能达成作曲家、演奏家和听众在深远思想和纯粹乐思、创作艺术和演奏技艺方面共鸣的典范。音乐史上这样的典范不胜枚举,几十页纸都列数不尽。

在录音时代之前,这些典范或消失了,或留存在历史的记载中,虽然我们可以通过文献记载和想象力部分地复原,但不论怎样复原都无法成为真切的感受。

和其他艺术种类一样,我们可以从非常多的角度去理解音乐,但感受音乐会面对四个特殊的问题。

第一是音乐的历史,即音乐一般是噪音——熟悉——接受——顺耳不断演进的历史,过往的对位、和声、配器、节奏、旋律、强弱方式被创新所替代,一开始耳朵不能接受,但不久成为习以为常的事情,后来又成为被替代的东西。

海顿的《惊愕交响曲》第二乐章那个强音现在不会再令人惊愕,莫扎特音符也不会像当时感觉那么多,马勒庞大的九部交响乐已需要在指挥上不断发挥才能显得不同寻常,斯特拉文斯基再也不像当年那样让人疯狂。

但也可能出现悦耳——接受——熟悉——噪音反向的运动,甚至是周而复始的循环往复。海顿、莫扎特、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都会一度成为陈词滥调,贝多芬的交响曲也不像过去那样激动人心;古乐的复兴、巴赫的再生都是这种循环往复的典范。音乐的经典历史总是变动不居的。死去的会再生,兴盛的会消亡;刺耳的会被人接受,顺耳的会让生厌。

当我们把所有音乐从历时的状态压缩到共时的状态时,音乐只是一个演化而非进化的丰富世界。由于音乐是抽象的,有历史纵深感的听众可以在一个巨大的平面更自由地选择契合自己内心世界的音乐。

一个人对音乐的历时感越深远,呈现出的共时感越丰满,音乐就成了永远和当代共生融合、充满活力、不可分割的东西。当你把格里高利圣咏到巴赫到马勒到梅西安都体验了,音乐的世界里一定随处有安置性情、气质、灵魂的地方。音乐的历史似乎已经消失,人可以在共时的状态上自由选择,发生共鸣,形成属于自己的经典音乐谱系。

第二,音乐文化的历史除了噪音和顺耳互动演变关系,还有中心和边缘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主流文化和亚文化之间的碰撞、冲击、对抗,或交流、互鉴、交融。由于众多的原因,欧洲大陆的意大利、法国、奥地利、德国的音乐一直处在现代史中音乐文化的中心。从19 世纪开始,来自北欧、东欧、伊比利亚半岛、俄罗斯的音乐开始和这个中心发生碰撞、冲击,由于没有发生对抗,最终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更大的中心。二战以后,全球化的深入使这个中心又受到世界各地音乐传统的碰撞、冲击、对抗。这个中心现在依然存在,但已经逐渐朦胧不清了。我们面对的音乐世界现在是多中心的,每个中心和其边缘都是含糊不清的。因此音乐和其他艺术形态一样,中心和边缘的关系远比20 世纪之前想象的复杂。尽管全球的文化融合远比19 世纪的欧洲困难,但选择交流和互鉴,远比碰撞、冲击、对抗明智。

由于音乐是抽象的,音乐是文化的中心和边缘之间,以及各中心之间交流和互鉴的最好工具。

第三,音乐的空间展示是复杂的。独奏曲、奏鸣曲、室内乐、交响乐、合唱曲、歌剧本身空间的大小就不一样,同一种体裁在不同的作曲家那里拉伸的空间大小也不一样。听众会在不同空间里安置自己的感官和灵魂。

适应不同空间感的音乐可以扩大和深化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当你滞留过从马勒、布鲁克纳、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乐到贝多芬的晚期弦乐四重奏、钢琴奏鸣曲,到肖邦的前奏曲和萨蒂的钢琴曲的空间,内心的广度和深度就会变得十分有弹性,可以容纳不同体量的音乐。

第四,感受、理解、接受音乐最独特的地方在于:我们不能直接去接触音乐作品,必须通过重要的媒介人,包括指挥家、乐队、演奏家、歌唱家的诠释。因此人们听见的任何音乐作品,都是一个作曲家和媒介人混合的双重客体,除去技巧问题,这使得一部作品,尤其是复杂的作品呈现出不同的形态。这就是感受、谈论音乐作品总是莫衷一是、各有千秋的原因,也构成了音乐的永恒魅力。

我们首先可以听取不同的媒介人表达他们对音乐作品的观点和理解。媒介人讨论作曲家和作品特别有意义,他们超越一般人的理解。

其次最重要的是去聆听他们对音乐作品的诠释,从而加深和丰富对音乐作品的理解。我们无法脱离具体作品来感受、理解和爱上音乐。同样的作品在不同媒介人手中的呈现不同,同一媒介人由于时空和心境的不同也会对作品进行不同的诠释。

最后,听取对媒介人诠释的评论也是有趣的,会加深对不同媒介人差异和风格的理解。

和《留声机》杂志的合作,就是获取媒介人对音乐家作品的专业理解,获取对媒介人音乐诠释的专业评判。这些理解和评判都是从具体的经验和体验出发的,把时空复杂的音乐生动地呈现出来,有助于更广泛地传播音乐,更深度地理解音乐,真正有水准地热爱音乐。

音乐是抽象的,时空是复杂的,诠释是多元的,这是音乐的魅力所在。《留声机》杂志只是打开一扇一扇看得见春夏秋冬变幻莫测的门窗,使你更能感受到和音乐在一起生活真是奇异的体验和经历。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