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书城 > 非虚构类>《巴黎记》
《巴黎记》


  • 作 者:于坚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20年1月
    页 数:400
    定 价:88.00
    装 帧:平装
    I S B N: 978-7-5594-4483-7
分享到:

编辑推荐: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于坚最新力作,致力于反思现代文明,追寻诗意栖居。

★到巴黎去,是一种世界性的欲望;懂得巴黎,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本书是深度解密“巴黎之所以独一无二”的哲思随笔。

★巴黎并不只是旅游手册上的巴黎,巴黎是人类创造的自然之书。读这本书你得自己浸淫其中,耗干你的心智,如此,你方能获得生命的深度、无用的奢侈……

★二十余年的沉思熔铸成63段巴黎絮语,数千张图片中精选出163张精彩街拍,诗人于坚带你漫游巴黎,寻找全世界的故乡。

名人推荐:

于坚以文会心、为文招魂,写诗、作文、立论,皆自由挥洒,辞直义畅。他居边地数十年,独持己见,一意孤行,如今个人细语终成高论宏裁。

——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授奖辞

 

于坚的散文题材广泛,语言自由,心接古今。他将口语和书面语交替使用,使得他的叙述和描写,在体验和经验、现实和历史之间来回巡游、自由穿梭,堪称当代散文精品。

——第三届朱自清散文奖 授奖辞

 

回到内心,回到生存的现场,回到常识,回到事物本身,回到记忆中和人的细节里,一直是于坚写作的一种内在愿望。

——谢有顺

 

于坚的散文是真正来自人间的笔记,其中沾染着太多的人间烟火,有着太多的人间气息。它把中国的散文拉回到人生的现场。

——祝勇

 

 

到巴黎去,这是一种世界性的欲望。

《巴黎记》是诗人于坚对巴黎的朝圣之作。1994年,年届不惑的诗人第一次飞往巴黎,深夜抵达,他一直以为巴黎是一座璀璨的未来之都,可当黎明唤醒他时,他震惊了。全世界都在追求焕然一新,唯有巴黎岿然不动。这里依然是巴尔扎克的巴黎,雨果的巴黎,波德莱尔的巴黎,这里到处是历史、时间、细节、包浆,这完全是一个旧世界,一个接纳昔日什物、气味的世界故乡。漫步在大街小巷,你感觉高老头随时会从一个漆黑的门洞里出来,贝姨会在某个窗口浇花,你也随时会走进雨果的故居、乔伊斯的故居、马尔克斯落魄时暂住的小旅馆……

此后,诗人经常拜访巴黎,世界日新月异,巴黎我行我素,沉默如大象。二十多年的所见所思,诗人最后熔铸成63段巴黎絮语,163张实地街拍,带你漫游巴黎,寻找全世界的故乡。

 文摘:

这个世界崇拜进步,人们到城里去奋斗,竞争,成功,最后死在医院的输液瓶下。世界大都市无不在鼓励奋斗,进取,竞争,成功。阿波罗的光辉照亮城市,胜利女神尼克披着霓虹灯的羽毛在城市的天空召唤,只有酒神狄俄尼索斯还徘徊在世界幽暗的郊区。就是狄俄尼索斯也在犹豫了,酒神在郊区徘徊。城市成了古罗马式的竞技场,人人都是积极分子,人人都是角斗士,没有观众,每个人都是赤膊上阵的演员,看不见真面目,每个人都戴着各种设计出来的得体面具。现代艺术成为一种争取胜利的宣传术。20 世纪初,从波德莱尔们开始的先锋派已经转移到纽约。杜尚先生依靠出售观念在纽约成名,他的作品只是最低级的指鹿为马,隐喻暴露了它的商业本性,A可以是B,小便池可以是喷泉,也可以是卫生间用品制造公司的广告,这当然不是杜尚的错,但是杜尚式的隐喻确实启发了世界资本家的灵感。巴黎太落后,只有那些浪漫主义者、架上绘画的忠臣、古董爱好者、波西米亚人、写诗的疯子……才挂念着巴黎,仿佛巴黎是个隐居之地。作者已死,巴黎不是奥斯曼的巴黎,也不是雨果或者波德莱尔的巴黎,巴黎是巴黎的巴黎。正是由于这一点,巴黎才屹立至今。巴黎已经创造了某种非巴黎的东西,仿佛巴黎是原始的,像塞纳河一样原始,巴尔扎克是原始的,维克多·雨果是原始的,波德莱尔是原始的,巴黎圣母院是原始的,圣马丁运河是原始的,卢浮宫是原始的,拿破仑是原始的……仿佛巴黎从来没有过土著,没有过丛林时代,仿佛这个城的根,像鹰鹫那样伸着爪子从天而降,一落地就深入到地层中,再也无法撼动了,巴黎是文明创造的一种土著。

时间这只伟大的蜘蛛将这个城市编织得错综复杂,就像阴阳交替的森林或者海底,犹如阿拉伯人的地毯市场,从深到浅,从远到近,一个浪后面是另一个浪,礁石下面是珊瑚,沙子上面是贝壳,海带上糊满菌类,一个群落连着又一个群落,印度人旁边是马里人,古董店旁边是画廊,鲜花旁边是奶酪,无数的街道、小巷、阁楼、走廊、阳台、房间、花园、书房、厨房、咖啡馆、小酒馆、裁缝铺、垃圾桶……各有各的秘密,各有各的含义,各有各的配方,各有各的机灵……死者与生者同居,骷髅与鲜花并存,深渊挨着深渊,白日梦跟着白日梦,陷阱连着陷阱,记忆裹着记忆,在这个街口你遇到教堂,在下一个街口你碰到撒旦……有一天,我经过一家纽扣批发店,玻璃窗后面有上万种闪闪发光的纽子,珍珠般密集在各种盒子里。挑拣纽子的女士们就像在沙滩上那样,手掌心里搁着一颗颗石子、珍珠,为某粒珠子的发现尖叫。要多少纽子,才能将巴黎这个海扣合起来哪。盘根错节的城市,这种盘根错节是现实、记忆、当下、时间、历史的盘根错节。一个巴黎摞着另一个巴黎,一个巴黎裹藏着另一个巴黎,一个巴黎再生着另一个巴黎,现实的巴黎投影出幻觉的巴黎,巴黎的骗局暗藏着巴黎的真理,形而上的巴黎被建造成形而下的巴黎。“一个包裹着另一个,一个限制另一个,一个填塞另一个,无法分开。”(卡尔维诺)搞不清这究竟是巴尔扎克的巴黎还是罗伯-格里耶的巴黎,或者是波德莱尔的巴黎、罗丹的巴黎、罗兰·巴特的巴黎……每个人都创造了一个巴黎。这是你私人的巴黎,你刚刚到来,怀里护照上的入关章还没有干透,你已经加入这场持续了数个世纪的巴黎大创造。

  

于坚

1970年开始写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至今。

1980年开始摄影至今。

1992年开始拍摄纪录片至今。

著有诗集、文集多种。获数十种诗歌奖、散文奖。

长篇散文《印度记》获2012年《人民文学》杂志非虚构作品奖。

在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中,荣膺“2016年度杰出作家”。

纪录片《碧色车站》入围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银狼奖单元。

系列摄影作品获2012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华夏典藏奖。

纪录片《同饮一江水》总撰稿。

最近二十年为《中国国家地理》《华夏人文地理》《旅行家》等刊物特约撰稿人。

在国内外多次举办摄影展。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